截止阀,三阀组,仪表接头是江苏欧普电器有限公司主要产品,欢迎选购我公司产品。

新闻中心
上一篇新闻:关于截止阀的优点及缺点分析
下一篇新闻:没有了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2012第四届中国国际阀门论坛在上海举行 2012.11.12
   我国工业阀门行业发展状况分析 2014.03.24
   截止阀的工作原理是什么 2016.10.19
   自动控制阀越来越受青睐 2011.05.30
   检查三阀组是否为打开的方法 2017.07.25
   气动调节阀的安装原则 2013.04.24

  • 主页
  • 行业新闻
  • 三肖中特期期准
  • 一肖中特图
  • 主页 > 行业新闻 >

    山遭碾压女童病情持续恶化

      发布时间:2018-01-09 09:20

      2岁女童小悦悦13日晚在佛山接连被两辆车碾过,14日被送往广州接受救治,连日来,悦悦的病情一直牵动着市民的心。昨日早上,负责救治小悦悦的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突然传来一个大家都不愿听到的消息:自前日晚开始,小悦悦的病情一直在恶化,虽然医生一直在全力抢救,但悦悦的命运仍十分令人担忧。

      昨日是悦悦被送往广州救治的第6天。早上10点多,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重症监护室的门外已经聚集了数十家媒体,等待原定11时召开的病情发布会。然而,近1个小时之后,仍未有医生出来介绍小悦悦的病情。11时30分左右,该院ICU主任苏磊匆匆走出ICU病房,向现场媒体表示:“从昨晚开始,小悦悦的病情一直在恶化,我们一直在全力抢救。”苏磊同时表示,该院将想办法调动一切可以用的医疗资源为小悦悦进行治疗。说完简单的这两句话后,苏磊便匆忙返回ICU病房,不再接受媒体的任何提问,“我现在要去救人了。”

      记者随后在医院见到负责救治小悦悦的该院神经外科主任王伟民,但他不愿对小悦悦的病情进行评价。而在18日的病情发布会上,他曾表示,悦悦的部分情况,如双侧瞳孔散大、自主呼吸停止48至72小时等已符合脑死亡的标准。不过,他当时也表示,脑死亡应是各种反射消失,而悦悦的肢体对疼痛还有敏感的反应,因此,并不符合脑死亡的标准。

      昨日早上,一直担忧女儿病情的悦悦妈妈也来到医院ICU病房门口,和媒体一起等待女儿最新情况的介绍。记者在现场看到,悦悦妈妈比前几日显得更加憔悴,对媒体的采访也不再是有问必答。有从外地刚刚赶来的媒体向悦悦妈妈问起小悦悦出事时的情况,再次被触及痛处的悦悦妈妈显得心力交瘁:“我不想再回忆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只希望女儿能好起来。”

      医生向媒体宣布悦悦病情恶化的消息后,在一旁的悦悦妈妈神情显得更加悲伤,几次把头埋在来看望她的好心人怀里,说不出话来。为了平复悦悦妈妈的情绪,医院工作人员将她领到附近的招待所休息。几分钟后,悦悦爸爸心急地一路小跑到招待所找妻子,悦悦的爷爷等家人随后也很快赶到。

      下午3时左右,悦悦父母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时,两人均是泪流满面。悦悦妈妈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任由眼泪不住往下流。悦悦爸爸则低着头,不住地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悦悦爸爸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道:“虽然孩子的情况十分危急,但有医生的尽力,有天下人的祈福,相信我女儿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悦悦住院后,悦悦父母接连几天都在医院规定的下午探视时间内去探望女儿,但昨日下午,两人都没有在ICU病房现身。只有悦悦的爷爷忍不住到病房外看了孙女几眼,“只要孩子还在那张床上,我就放心了。”据悦悦爷爷透露,昨日医生已经对悦悦进行了一轮抢救。他还表示,悦悦父母目前都很悲伤,但他们并未收到医院的病危通知书。

      昨日中午,曾因举报公车私用而为广州市民熟知的欧伯拎着保温桶赶到医院探望小悦悦的父母。欧伯说,他在微博上看到小悦悦病情恶化的消息后非常心痛,“我在家实在坐不住了,也没准备什么东西就来医院了。”见到小悦悦父母后,欧伯打开保温桶,请悦悦妈妈喝下自己亲手煲的汤,“你们一定要坚强,吃不下饭也要吃,如果身体垮了,谁来照顾悦悦呢?”

      除了欧伯外,昨日还有从外地专程赶来广州探望小悦悦的热心人。广西的一位女士专程坐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车来广州看悦悦,在ICU病房外的探视通道上不住地抹眼泪。还有热心人专程带来红包,上面写满对悦悦的祝福。

      前日下午,陈贤妹前往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探望小悦悦。当晚,老人向儿子唐小兵诉苦“头晕,很想吐”,做儿子的心疼了,想到母亲这几日被采访、被慰问着实辛苦,因此唐小兵当晚就借车把母亲送到清远亲戚家。

      但昨日,老家政府要派人前来表彰陈贤妹,说她是“阳山人的骄傲”,佛山也有官员要奖励她,要求陈贤妹一定要赶回佛山。就这样,昨日中午,陈贤妹被人从清远接回佛山,开始马不停蹄“赶场”。昨日下午,陈贤妹在一大堆媒体记者簇拥下再次来到事发地。“我好累啊!”陈贤妹对记者们表示,眼中尽是疲惫无奈。她表示希望不再被打扰,“因为我就是个普通人”。